回主頁
編號 46 [人氣:1851]
日期 2020/8/3
標題 【第32勝】【劉亞平】幾度好心幫忙過【潘如梅】,【潘如梅】竟然反過來告【劉亞平】還敗訴!
內容 【第32勝】【劉亞平】幾度好心幫忙過【潘如梅】,【潘如梅】竟然反過來告【劉亞平】還敗訴!
●文:牛奶瓶

牛奶瓶,被告第32件官司,勝訴!

【劉亞平】幾度好心幫忙過【潘如梅】,【潘如梅】竟然反過來告【劉亞平】還敗訴!

【潘如梅】的配偶【呂X華】跟著老婆一起告我,但我【牛奶瓶報報】善意的用【呂OO】代替,從頭到尾根本沒提到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在告我甚麼妨礙名譽和個人資料?簡直有點「莫名其妙」!

這案子,【潘如梅】及其配偶【呂X華】控告我妨礙名譽罪之加重誹謗、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我委請「王翊瑋律師」辯護,感謝王律師的大力幫忙,真是感恩!檢察官查明事實後給予不起訴處分,感謝檢察官明察秋毫、維我清白!

「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查明:
●告訴人潘如梅、呂X華因投資血液透析設備失利,對案外人陳張月嬌、陳致宏、蔡靜怡等人提出民事損害賠償訴訟,經高雄地院以107年度金字第7號民事判決勝訴,有該案民事判決書1份附卷可稽。是告訴人潘如梅、呂X華因投資糾紛向他人提出民事訴訟並經法院判決勝訴一節應可認定,合先敘明。

●告訴暨函送意旨認被告涉有誹謗行為,無非以被告於上開電子報指述告訴人潘如梅介紹親友投資、向他人提出民事訴訟,並張貼上開高雄地院民事判決為據;然該判決係公開之資訊,任何人於網路上均得加以搜尋,被告僅引用判決內容並加以簡單評論,足認其係基於提醒工會成員投資風險所為,難認其主觀上有何散布於眾之誹謗告訴人潘如梅名譽之意圖。又該民事訴訟判決結果係告訴人潘如梅勝訴,亦難認告訴人潘如梅之名譽因此受有何損害,自難遽論以被告誹謗罪責。

●被告雖於上開電子報指述告訴人呂X華與告訴人潘如梅共同出資投資,惟被告係以「呂○○」代替告訴人呂X華之名,有該電子報列印資料可佐,難認被告有何蓄意於網路上公開告訴人呂X華個人資料之行為。從而,被告既有將告訴人呂X華之姓名為適當之遮掩,其目的在於提醒工會會員投資風險,並非基於侵害他人財產利益之犯意,且告訴人呂X華亦未因此受有何財產上之損失,故難認被告所為已構成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1條應予處罰之行為。

PS.這案子,【呂X華】跟著老婆【潘如梅】一起告我,但我【牛奶瓶報報】善意的用【呂OO】代替,從頭到尾根本沒提到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在告我甚麼?!

轉貼「1090117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090724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
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09年度偵字第4530號

告 訴 人 潘如梅
      呂X華
被   告 劉亞平
選任辯護人 王翊瑋律師

上被告因妨害名譽等案件,業經偵查終結,認應為不起訴處分,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告訴暨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左營分局函送意旨略以:被告劉亞平係「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幹部。詎被告意圖散布於眾,於民國108年10月18日、同年12月17日,在高雄市OO區OO號住處,以行動電話上網連線至「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高雄縣教師會」網站之「牛奶瓶報報」電子報,張貼標題為「『投資小心』、「『潘如梅』(前高教產法規部主任)控告舊同事『蔡靜怡』(興糖國小主任)等人『損害賠償』案件成立!」之文章,指述告訴人潘如梅及其配偶即告訴人呂X華共投入新台幣1,950萬元「血液透析設備」投資案,告訴人潘如梅並介紹親友參與投資並從中抽傭等不實事項,且轉貼告訴人潘如梅向他人提出民事賠償訴訟之(臺灣高雄地方法院《下稱高雄地院》107年度金字第7號)判決書。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10條第2項加重誹謗、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1條非公務機關非法利用個人資料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又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事實以資審認(參照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判例)。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茍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定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參照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再按刑法第310條誹謗罪,係以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為成立要件,是誹謗罪之成立,除行為人在客觀上需有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實外,尚須行為人在主觀上有毀損他人名譽之故意,方具構成要件該當性,而行為人是否具有主觀構成要件故意,須依行為當時之具體情況客觀判斷之,倘無證據足證行為人係出於惡意之情況下,即應推定其係以善意為之,而何謂足以損毀他人名譽之事,則應從一般社會之客觀通念就個別事實加以判斷,而非以當事人主觀感受為認定之標準。

三、訊據被告劉亞平固坦承於網路上張貼上開文章,惟堅決否認有何妨害名譽、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犯行,辯稱:工會辦理退休教師及現職教師的投資理財研習,工會提出計畫、宣導訊息,讓會員知道相關的研習活動、法律訊息及教育界的案例,潘如梅是工會的幹部,她投資失敗,請教我,我介紹她去找律師,這篇(民事判決)是工會幹部找到的,提供給我參考,判決書有寫潘如梅介紹的人,我僅保留姓氏,名字以○○代替,法院的判決在網路公告,且潘如梅還勝訴,我覺得不會影響她們的名譽等語。經查:

(一)告訴人潘如梅、呂X華因投資血液透析設備失利,對案外人陳張月嬌、陳致宏、蔡靜怡等人提出民事損害賠償訴訟,經高雄地院以107年度金字第7號民事判決勝訴,有該案民事判決書1份附卷可稽。是告訴人潘如梅、呂X華因投資糾紛向他人提出民事訴訟並經法院判決勝訴一節應可認定,合先敘明。

(二)告訴暨函送意旨認被告涉有誹謗行為,無非以被告於上開電子報指述告訴人潘如梅介紹親友投資、向他人提出民事訴訟,並張貼上開高雄地院民事判決為據;然該判決係公開之資訊,任何人於網路上均得加以搜尋,被告僅引用判決內容並加以簡單評論,足認其係基於提醒工會成員投資風險所為,難認其主觀上有何散布於眾之誹謗告訴人潘如梅名譽之意圖。又該民事訴訟判決結果係告訴人潘如梅勝訴,亦難認告訴人潘如梅之名譽因此受有何損害,自難遽論以被告誹謗罪責。

(三)按個人資料保護法所指「個人資料」,係指自然人之姓名、出生年月日、國民身分證統一編號、護照號碼、特徵、指紋、婚姻、家庭、教育、職業、病歷、醫療、基因、性生活、健康檢查、犯罪前科、聯絡方式、財務情況、社會活動及其他得以直接或間接方式識別該個人之資料,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條第1款定有明文。被告雖於上開電子報指述告訴人呂X華與告訴人潘如梅共同出資投資,惟被告係以「呂○○」代替告訴人呂X華之名,有該電子報列印資料可佐,難認被告有何蓄意於網路上公開告訴人呂X華個人資料之行為。又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1條係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他人之利益」,而違反該條所列各該規定、命令或處分,足生損害於他人為構成要件,且為限縮處罰範圍,避免過度處罰,所謂「利益」亦應僅限於「財產上利益」而不包括非財產上利益(參照臺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108年度上訴字第1999號刑事判決要旨)。從而,被告既有將告訴人呂X華之姓名為適當之遮掩,其目的在於提醒工會會員投資風險,並非基於侵害他人財產利益之犯意,且告訴人呂X華亦未因此受有何財產上之損失,故難認被告所為已構成個人資料保護法第41條應予處罰之行為。

(四)綜上,本件查無被告有何告訴人2人所指之誹謗、違反個人資料保護法犯行,已如前述,揆諸前揭說明,尚難僅憑告訴人2人片面之指述,即遽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有何犯行,應認其罪嫌不足。

四、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處分。

中華民國109年7月15日
檢察官蘇O毅

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告訴人接受本件不起訴處分書後,得於十日內以書狀敘述不服之理由,經原檢察官向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檢察分署檢察長聲請再議。(請勿逕送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檢察分署)

中華民國109年7月24日
書記官許O香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