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編號 53 [人氣:567]
日期 2021/4/29
標題 【雙重認證】【鄭穎聰】有領加班津貼還提告【劉亞平】妨害名譽敗訴,提起再議又遭高檢署駁回,司法雙重認證!
內容 【雙重認證】【鄭穎聰】有領加班津貼還提告【劉亞平】妨害名譽敗訴,提起再議又遭高檢署駁回,司法雙重認證!
●文:劉亞平(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創會理事長、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秘書長)

【鄭穎聰】遭【牛奶瓶】公開揭露自己擔任理事長核准自己加班領津,又要領,又要罵,【鄭穎聰】控告【劉亞平】妨害名譽敗訴,【鄭穎聰】提起再議又敗訴,【鄭穎聰】核准自己加班津貼的事實遭司法雙重認證!

109年05月14日,【劉亞平】看不過去【鄭穎聰】先生的作為,發出【牛奶瓶報報】:【又遭打臉?!】【鄭穎聰】理事長,自己核准自己加班和領津貼,又要領,又要罵,半年內至少就超過五場!

110年3月10日,【鄭穎聰】針對自己當理事長又核准自己加班津貼,對【劉亞平】提告妨害名譽,「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陳俊宏】給予【劉亞平】不起訴處分,【鄭穎聰】提告失敗,遭司法認證!

110年4月16日,【鄭穎聰】不服橋頭地檢署的判決提起再議,「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檢察分署」主任檢察官【張金塗】(代行)駁回,【鄭穎聰】的再議再度失敗,遭司法雙重認證!

【鄭穎聰】提起再議中公然批判橋頭地檢署檢察官:「然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竟然睜眼說瞎話,謂聲請人經合法傳喚不到庭,此部分豈非故意抹黑聲請人和告訴代理人,本件偵查實過於草率,存有太多應調查未予調查之缺失」。

高檢署的處分書內說明是:依上開請假狀內容所呈,僅見「告訴代理人宋瑞政律師請假之事由」,並未有載及「代理聲請人鄭穎聰請假」之情,...原檢察官認「聲請人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說明」,與上開卷證資料所呈未悖。

【鄭穎聰】先生,應該自己清楚自己做過的事情,還要告【劉亞平】妨害名譽,提告到地檢署敗訴,再議到高檢署還是敗訴,這樣的提告,是否已經「濫用司法資源」?

誇張的是,【鄭穎聰】告人還「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說明」,檢察官在不起訴書「委婉」提到,【鄭穎聰】竟然批評「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竟然睜眼說瞎話」,【鄭穎聰】的這種行徑適當嗎?

PS1.這是【牛奶瓶】第35件被告案件,感謝【張金塗】主任檢察官明察秋毫,很快地駁回再議聲請,速審速決節省司法資源,感恩!

PS2.【鄭穎聰】控告我的案件,他兩件敗訴結案,目前應該還有三件還在偵查中...,另外,【鄭穎聰】「自訴」控告【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今天1100429在地方法院開庭,高教產已經委請律師幫忙辯護,事關組織榮譽,謹慎處理應對!

PS3.【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超過兩萬個會員的組織,如果幾個人就能把組織搞倒,這樣的組織也太脆弱了,我們不求戰,但絕對不畏戰!【鄭穎聰】等人一直控告組織和幹部,希望他們也能經得起檢驗,歡迎大家一起來檢驗!

●●●1100416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檢察分署處分書●●●
================================================================================
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檢察分署處分書
110年度上聲議字第691號

聲請人 鄭穎聰
被 告 劉亞平

上列聲請人因告訴被告妨害名譽案件,不服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於中華民國110年3月10日所為不起訴處分(110年度偵字第65號)聲請再議,經予審核,認為應予駁回。茲敘述理由如下:

一、聲請人原告訴意旨略以:被告劉亞平曾與聲請人鄭穎聰一同在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共事,詎被告竟於民國108年5月14日,在被告所創辦可供網路不特定多數人自由瀏覽之「牛奶瓶報報」電子報中張貼標題為「......鄭穎聰理事長,自己核准自己加班和領津貼......半年內至少就超過五場!」「告訴大家,鄭穎聰先生,自己核准自己加班和領津貼的場次還不少,半年內至少就超過5場......所以,大家睜開眼睛看清楚,這就是鄭穎聰先生......嘴念經,手摸鈴(即女性乳房之閩南語發音)」等不實內容與侮辱用語之文章,被告於108年底將該文章從網路下架,被告復於109年3月間將上開文章再次於網路上重新上架,為此被告更於109年3月16日於「牛奶瓶報報」電子報中張貼內容為「因為莫名其妙的官司太多,很多人為了告我,已經無所不用其極,找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告我,所以為了減少個人和伙伴的官司數量,所以檢視盤整牛奶瓶報報內容,只要有可能涉及官司的文章和內容,原則上給予下架,但是我要留下紀錄的,我會無所懼的保留」,聲請人鄭穎聰於109年3月9日始知悉,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散布文字誹謗及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嫌云云。

二、原檢察官偵查結果以:
(一)訊據被告固不否認於上開時地在網路上張貼上開文字,惟堅詞否認有何公然侮辱及誹謗犯行,辯稱:我跟鄭穎聰都是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的幹部,我是第一任及第二任的理事長,聲請人鄭穎聰是第三任理事長一年的時間,我有PO文沒錯,當時是因為我基於工會職務,為了澄清工會的名聲,讓會員知道相關事實,所以回應聲請人的發言,才寫這篇文章澄清,就是有關加班費的事情,我只是公告給大家,讓大家知道鄭穎聰自己核准自己加班或領津貼,這都是可受公評之事,我基於職責才發表評論,我沒有影射聲請人私生活不檢點,我只是引用台語諺語,形容他言行表裡不一,沒有針對他個人私生活評論或侮辱的意思,就像我們說一個人狗跳牆,並非說他是狗,這只要讀過一點書的知識份子應該都理解。
(二)依被告所提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會務幹部加班申請單,其中5張(加班時間分別為107年11月3日、107年12月2日、107年12月9日、108年l月5日、108年2月16日)確實在加班人員有鄭穎聰之姓名,理事長簽名欄亦有鄭穎聰之簽名,則被告所稱聲請人自己核准自己加班費,單純係陳述事實,難認構成妨害名譽或誹謗,至被告雖僅僅提出5張加班申請單做為證明,並未「超過」5次,其用語或有不夠精確之處,但觀之被告發言意旨,主要係在質疑聲請人自己核准自己加班之行為,且非偶一為之,重點明顯不在次數,並不會有聲請人如僅核准5次,被告竟講超過5次就會構成妨害名譽之問題。
(三)聲請人於告訴狀內指稱:聲請人於擔任系爭工會理事長任內亦從未有於「半年內核准其本人加班和領津貼超過5次」之情事云云,文義不明,不知其真意為何,是指坦承有5次,但是沒超過?或是跟本從來沒有核准過自己之加班?然聲請人經合法傳喚卻無故不到庭說明,難以得如其訴狀內所稱上開文義之真意為何。但不論如何,聲請人自己核准自己加班之事實明確,半年內(依被告所提上開單據,嚴格說來,是4個月內)次數也高達5次,「超過」或「以上」雖在法律用語上有所差別,但就上開留言之情境及欲表述之意思,實難認有何爭執之必要,就聲請人而言,該爭執的是究竟有沒有自己核准自己的加班,而不是在半年內有沒有「超過」5次之文義打轉。
(四)又被告固有指聲請人嘴念經,手摸「鈴」(即女性乳房之台語發音),但文字語彙之構成,有表面之意及引申之意,亦會隨時間及時代之演進而有不同之評價,又對於語言之理解, 應通觀全篇理解行為人之真意,而非斷前去後僅以單一字或詞為指控之依據,被告所引用之諺語縱然稍嫌粗俗而不登大雅之堂,但依本件雙方衝突之前因後果及前後文對照,可明顯看出被告僅係表明對聲請人表裡不一之質疑而已,正常人均不會看到上開文字,即有聲請人真的一邊唸經,一邊摸女性乳房行為之解讀,聲請人刻意斷前去後片面解讀文字而指稱被告有妨害名譽罪嫌云云,殊無可採。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妨害名譽犯行,應認被告犯罪嫌疑不足,為不起訴處分。

三、聲請再議意旨略以:
(1)原檢察官是認為到了110年社會觀念都已經改變了,被告寫「嘴念短,手摸『鈴』」這句話,這樣的用語不會使聲請人被他人作與私生活不檢點有關之聯想?聲請人是一個「國小教師」,電子報是任何小學家長都可以輕易搜尋到,請問檢察官這叫沒有妨害聲請人名譽?在網路上被人叫「嘴念經,手摸『鈴』」?這是對一個人多大的侮辱,更何況是一個為人師表的老師,國家的法律竟然叫他「吞下去」!
(2)聲請人於被告在電子報發出系爭文章後,聲請人也曾於電子報發文進行理性澄清,比對聲請人在用語詞彙都不會有任何含性意味及不雅之詞,且針對加班費核准與請領次數都有清楚交代,然被告最可惡之處即在被告現已故意將聲請人之澄清文章刪除,顯見被告故意妨害聲請人名譽,至為明顯。
(3)本案聲請人與告訴代理人都在110年1月11日收到檢察官要在110年1月12日早上10時45分開庭之通知,這樣「外送」式隨傳隨到的作法是否合法恰當已有疑問,況告訴代理人於接獲通知後,旋即有於110年1月11日立即將署名為「聲請人:鄭穎聰」「告訴代理人:宋瑞政律師」之請假狀(亦有檢附宋瑞政律師衝庭證據),然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竟然睜眼說瞎話,謂聲請人經合法傳喚不到庭,此部分豈非故意抹黑聲請人和告訴代理人,本件偵察實過於草率,存有太多應調查未予調查之缺失,對遭無端受害之聲請人保護嚴重不足。而要求發回續行偵查。

四、卷查:
(1)本件聲請人於刑事再議狀陳稱「聲請人於被告在電子報發出系爭文章後,聲請人也曾於電子報發文進行理性澄清」等情,而核該刑事再議狀所附聲請人於108年5月14日電子報發文(刑事再議狀附件1)載「...【劉亞平】老師又針對我假日加班津貼大作文章...」等語,可見聲請人與被告於108年5月間對「假日加班、津貼」等議題針鋒相對之情,此亦有卷附KEU0(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理監事群組對話網頁截圖附卷可參。衡被告於108年5月14日電子報所張貼系爭文章,提及「嘴念經,手摸『鈴』!」此段文字,段落內容為「...所以,大家睜開眼睛看清楚,這就是【鄭穎聰】先生!?有些人話講得『義正嚴詞』、『冠冕堂皇』,但實際卻是說一套、做一套!嘴念經,手摸『鈴』!」有聲請人所提告證1(系爭文章之網頁截圖)附卷可稽,依該段落內容所呈,被告以「嘴念經,手摸『鈴』!」結尾,意在強調「有些人話講得『義正嚴詞』、『冠冕堂皇』,但實際卻是說一套、做一套!」甚明。是原檢察官綜觀偵查所得卷證資料,認「對於語言之理解,應通觀全篇理解行為人之真意,而非斷前去後僅以單一字或詞為指控之依據,被告所引用之諺語縱然稍嫌粗俗而不登大雅之堂,但依本件雙方衝突之前因後果及前後文對照,可明顯看出被告僅係表明對聲請人表裡不一之質疑而已」,其推論合於經驗法則、論理法則,核無違誤之處。
(2)核卷附告訴代理人宋瑞政律師所出具之請假狀內容係載「鈞署通知告訴人鄭穎聰之告訴代理人宋瑞政律師於民國(下同)110年1月12日上午10時45分開庭,原應遵期到庭。因當日本人於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有另一庭期於上午9時30分開庭,故無法於當日到庭,此有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庭通知書可稽,茲依法請假乙次,懇請鈞署諒察。」等語,依上開請假狀內容所呈,僅見「告訴代理人宋瑞政律師請假之事由」,並未有載及「代理聲請人鄭穎聰請假」之情;本件聲請人於刑事再議狀既陳明「聲請人在110年1月11日收到檢察官要在110年1月12日早上10時45分開庭之通知」之事實,則原檢察官於開庭前已合法傳喚聲請人,聲請人確未於110年1月12日早上10時45分原檢察官開偵查庭時到庭,亦有原署點名單附卷可憑。綜上,原檢察官認「聲請人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說明」,與上開卷證資料所呈未悖,又聲請人已就所訴事實、所憑之依據及理由﹒於刑事告訴狀及警詢時指證綦詳,原檢察官認無再傳喚指證之必要,此依職權所為證據取捨,亦與證據法則未悖,是聲請人於刑事再議狀所陳「然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竟然睜眼說瞎話,謂聲請人經合法傳喚不到庭,此部分豈非故意抹黑聲請人和告訴代理人,本件偵查實過於草率,存有太多應調查未予調查之缺失」云云,與卷證資料有違,尚難憑採。
(3)本件被告所為與刑法誹謗、公然侮辱罪之構成要件未符,原檢察官已於不起訴處分書敘明如前,聲請人之再議理由中,並未提出其他任何足以動搖原不起訴處分書所認定基礎事實之事證,再議理由僅單純指摘原檢察官就認事用法之證據取捨事宜,即非有據。本件既經原檢察官逐一敘明不起訴處分所憑之依據及理由,核與卷內所附之相關供述及非供述證據實料相符屬實,聲請人仍執前詞,指摘原處分為不當,所述難謂為有理由,原檢察官所為不起訴處分,核無不合。本件聲請再議為無理由。

五、依刑事訴訟法第258條前段為駁回之處分。

中華民國110年4月16日
檢 察 長 楊治宇 公出
主任檢察官 張金塗 代行

本件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聲請人不服本駁回處分者,得於接受處分書後10日內委任律師提出理由狀,向該管第1審法院聲請交付審判。

中華民國110年4月19日
書記官 李瑜玲

●●●【2019/5/14牛奶瓶報報】●●●
================================================================================
【又遭打臉?!】【鄭穎聰】理事長,自己核准自己加班和領津貼,又要領,又要罵,半年內至少就超過五場!
●文:牛奶瓶

【鄭穎聰】先生,自己當高教產的理事長,高教產會內的活動,自己核准自己加班和領津貼,又要領,又要罵,最近半年內至少就超過五場!

我看不慣【鄭穎聰】的「虛偽」,自己伸手拿,還要開口罵,竟然還好意思公開講:「難道辦理活動的工作人員編制不用合理制度化?」

我公開踢爆,【鄭穎聰】當理事長,自己核准自己是工作人員,自己核准自己領工作津貼,呼籲【鄭穎聰】自己向外界公開和交代!

【鄭穎聰】先生,還是一貫伎倆,牽拖別人來模糊焦點,在5月9日提案刪除高教產的「加班費」,理事們看清他的「伎倆」,又遭到擱置!

我在理事會中提出會議詢問,直接詢問【鄭穎聰主席】,【鄭穎聰理事長】是否有領過加班津貼?讓【鄭穎聰先生】只能「面對事實」!

告訴大家,【鄭穎聰】先生,自己核准自己加班和領津貼的場次還不少,半年內至少就超過5場,有的場次工作人員還7、8人,而且都是他核准!

所以,大家睜開眼睛看清楚,這就是【鄭穎聰】先生!?有些人話講得「義正嚴詞」、「冠冕堂皇」,但實際卻是說一套、做一套!嘴念經,手摸「鈴」!

http://www.keu.org.tw/keu/milkpaperView.aspx?id=20376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