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屢敗屢告】【鄭穎聰】繼「自領加班津貼案」三告劉亞平敗訴,針對高獨總「理事解職案」又提告妨礙名譽案件,再度敗訴! /編號:63 /日期:2021/11/22 [人氣:516]
【屢敗屢告】【鄭穎聰】繼「自領加班津貼案」三告劉亞平敗訴,針對高獨總「理事解職案」又提告妨礙名譽案件,再度敗訴!
●文:劉亞平(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創會理事長)

109年5月14日,牛奶瓶報報【辭職真爽】1090514牛奶瓶辭去【高雄市獨立總工會】秘書長,爽!PS提到:今天,【高雄市獨立總工會】(高獨總)通過牛奶瓶請辭秘書長的提案,也同時通過解除【鄭穎聰】、【陳俊成】、【林孟楷】三位理事的「視同解職案」,爽!

【鄭穎聰】針對自己擔任理事長核准自己加班津貼案,控告劉亞平妨礙名譽案件,地檢署、高檢署、地方法院三告皆敗訴,三度法院認證他「自領加班津貼案」,他屢敗屢告,針對1090514牛奶瓶報報提到的「視同解職案」也提出告訴,還是敗訴!

【鄭穎聰】先生,108年5月24日在高教產工會群組貼文表示「本人鄭穎聰,除辭去會務幹部、其他與組織相關職務,與代表組織參與客方各項委員或會議代表等,以及工會之上級組織之所有職務,也一併請辭」,鄭穎聰於105年12月22日經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決議受推派而擔任高教產在高獨總工會之會員代表,他是否已經請辭「上級組織」高獨總理事職務?這應該已經很明顯...

110年3月8日,高獨總工會理事長【張緒中】於開會前,在LINE群組中發言「我們工會立場與處理態度:鄭老師:您前後態度不一致,請不要以支持提案為由,而不辭職,更不是選邊站問題。我必須強調您無需再以支持提案為由,續任理事。...基於告知義務,工會秘書通知相關理監事出席,在於法定兩次無故缺席,視同辭職。這不是個人私相授受的問題,請您正式給工會書面聲明,我會依法提會處理。謝謝。」

【鄭穎聰】先生,對我【劉亞平】和【李賢能理事長】一告再告,針對自己擔任理事長核准自己加班津貼案,三告劉亞平都敗訴,現在高獨總「理事解職案」又提告敗訴,目前告我的官司已經四個敗訴...目前還有案件偵查審理中...

PS1.這案子,感謝橋頭地檢署檢察官【嚴維德】在我生日當天給予不起訴處分,也感謝【金石國際法律事務所】【林石猛大律師】和【林楷律師】的協助辯護,這是我第37件被告勝訴案件!

PS2.高教產的訴訟案件,感謝本會顧問【林石猛大律師】和【吳剛魁大律師】團隊的協助,我個人被告案件全部勝訴!但是【鄭穎聰】、【陳俊成】、【林孟楷】等人委託【法承律師事務所】的【陳樹村】、【宋瑞政】和【陳威廷】等,很多案件都敗訴...

PS3.【陳樹村】和【宋瑞政】兩位律師幫【鄭穎聰】的「自領加班津貼案」聲請「交付審判」,遭臺灣橋頭地方法院判決「聲請駁回」,所以【陳樹村】幫【鄭穎聰】告【劉亞平】敗訴...有機會再跟大家介紹一些律師「不為人知」的故事...

●●●1101027橋頭地檢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
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不起訴處分書
110年度偵字第289號

告 訴 人 鄭穎聰
告訴代理人 宋瑞政律師
      陳威廷律師
被   告 劉亞平
選任辯護人 林石猛律師
      林楷律師
上被告因妨害名譽案件,已經偵查終結,認為應該不起訴處分,敘述理由如下:

一、告訴意旨略以:被告劉亞平曾擔任高雄市獨立總工會(下稱高獨總工會)第一屆理事會秘書長,告訴人鄭穎聰則係高獨總工會第一屆理事會理事。被告明知於民國109年5月14日高獨總工會第一屆理事會第14次會議(下稱高獨總工會第14次會議)中,告訴人係「主動請辭」理事職務。被告竟意圖散布於眾,基於加重誹謗犯意,於同日在其創辦可供網路上特定多數人瀏覽之「牛奶瓶報報」電子報中,刊登「今天,【高雄市獨立總工會】(高獨總)通過牛奶瓶請辭秘書長的提案,也同時通過解除【鄭穎聰】、【陳俊成】、【林孟楷】三位理事的「視同解職案」,爽!」等不實內容之文章,足以貶損告訴人之名譽及社會評價。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10條第2項之加重誹謗罪嫌。

二、不起訴處分之理由:
被告劉亞平固不否認有在「牛奶瓶報報」電子報刊登上開貼文,惟堅決否認有何妨害名譽犯行,辯稱:電子報內容是我依據會議情形寫的,告訴人鄭穎聰是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下稱高教產)的理事長,後來向理事會提出辭職,而視同辭職是高獨總工會理事會的討論結果,因為工會有規定理事無故不出席會議二次以上,就要解職或視同辭職,那次是因為鄭穎聰缺席高獨總工會理事會次數超過2次,會議結論是視同辭職,109年5月14日我親自參加高獨總理事會,我根據會中聽聞撰寫電子報的文字,當天除了鄭穎聰以外,還有另2位理事因無故不到視同解職,理事長張緒中說另2人沒有來,但鄭穎聰有來,會議相爭不下,中場休息時,張緒中拜託鄭穎聰主動辭職,但我認為不是主動辭職就沒事,按制度也是要有書面,既然另外2名理事是以連續2次未參加,鄭穎聰也應該用同樣理由,所以依我的所見所聞,鄭穎聰應該也是視同辭職;會議紀錄的文字稿何時完成我不清楚,因為我於109年5月14日當天也辭去秘書長等語。經查:
(一)按人民團體法第31條規定:「人民團體理事、監事應親自出席理事、監事會議,不得委託他人代理;連續二次無故缺席者,視同辭職,由候補理事、候補監事依次遞補。」;又上開高獨總工會第14次會議之會議紀錄內討論事項第三案決議部分係記載「一、經秘書處會議通知,林孟楷理事及陳俊成理事未出席本次會議,也未請假。查林孟楷理事連同本次會議共無故缺席5次,陳俊成理事連同本次會議共無故缺席7次,依法缺席2次以上視為辭職,無異議通過。二、經查鄭穎聰理事共無故缺席3次,本次會議鄭理事親自出席,表達並無請辭本會理事乙職。鄭理事肯定本會對勞工運動的理念與堅持,張理事長感謝鄭理事對本會理念的認同,並當場口頭徵詢建議鄭理事,考量本會整體會務運作,最後鄭穎聰理事同意主動請辭理事乙職。」,上揭法條規定及前開會議紀錄內容合先敘明。

(二)告訴人鄭穎聰於105年12月22日經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決議受推派而擔任高教產在高獨總工會之會員代表。告訴人又於108年5月24日在高教產工會群組貼文表示「本人鄭穎聰,除辭去會務幹部、其他與組織相關職務,與代表組織參與客方各項委員或會議代表等,以及工會之上級組織之所有職務,也一併請辭」,而被告依高獨總工會之創立與高教產之上下級組織關係,認告訴人已表示請辭上級組織高獨總之理事,而告訴人再於109年5月11日製作書面聲明更改表示,自己無意向高獨總工會請辭理事職務。是本案會議前因上揭情事發生告訴人是否提出辭職之疑義,於109年5月14日由會議主席張緒中,經全體理事同意增列提案第三案:有關鄭穎聰理事等三人理事資格案提請討論,並於此案決議第1項中就另二人林孟楷、陳俊成部分通過視同辭職,此有高獨總工會第14次會議紀錄在卷可參。故本案上開第14次會議前,對告訴人是否提出辭職一事,已發生爭議。

(三)被告於110年3月8日本案偵查中到庭時,當庭提出高雄市獨立總工會之LIN群組對話紀錄,高獨總工會理事長張緒中於開會前,在LINE群組中發言「我們工會立場與處理態度:鄭老師:您前後態度不一致,請不要以支持提案為由,而不辭職,更不是選邊站問題。我必須強調您無需再以支持提案為由,續任理事。...基於告知義務,工會秘書通知相關理監事出席,在於法定兩次無故缺席,視同辭職。這不是個人私相授受的問題,請您正式給工會書面聲明,我會依法提會處理。謝謝。」,有上開當庭提出之高獨總工會群組LINE對話紀錄等在卷可稽。參以,本案告訴人並不否認自身有無故缺席高獨總工會理事會議3次且未請假之事實,而被告因前揭告訴人辭去職務之態度反覆之情節,於上述第14次會議中提出第三案對告訴人職務身分之討論,並以客觀條件相互比照,而依人民團體法規定,認定告訴人與另2人均已相同達成無故缺席2次之要件,應比照辦理,再者,被告稱高獨總工會通過告訴人視同解職之議案描述,基於無故缺席達反與會義務時客觀條件成就下,就相關法規之論述推演,此種狀態描述之語法不論謹慎或強烈,應不致於使第三人對告訴人產生負面評價,難認有損害告訴人之名譽。且被告將當日自己與會親眼見聞理事長積極要求告訴人提出辭職之情狀寫下,文字縱較為直白,然與實情並無嚴重落差,是難認被告主觀上具有誹謗之真實惡意,尚不能驟以刑法妨害名譽罪責相繩。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何犯行,依照上開說明,應認被告犯罪嫌疑不足。

三、依刑事訴訟法第252條第10款為不起訴之處分。

民國110年10月27日
檢察官 嚴維德
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告訴人接受本件不起訴處書後,得於十日內以書狀敘述不服之理由,經原檢察官向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檢察分署檢察長聲請再議。(請勿逕送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檢察分署)
中華民國110年11月9日
書記官 王俊權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