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編號 85 [人氣:456]
日期 2023/12/22
標題 【濫告敗訴】【鄭穎聰】&【陳俊成】針對民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提起上訴,他們對【劉亞平】的濫告通通敗訴!
內容 【濫告敗訴】【鄭穎聰】&【陳俊成】針對民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提起上訴,他們對【劉亞平】的濫告通通敗訴!
●文:劉亞平(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秘書長、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創會理事長)

我,牛奶瓶,真金不怕火煉,又豈怕濫告之徒興訟,【鄭穎聰】&【陳俊成】對我一告再告,【鄭穎聰】告我12件,【陳俊成】告我8件,他們通通敗訴!

【陳俊成】和【鄭穎聰】透過「私下」、「私自」撰寫的「監察報告書」對我發動「突襲」,但慘遭會員代表大會以167贊成、0票反對否決刪除,他們接著提出辭職,並遭會員代表大會議決出會!

【鄭穎聰】和【陳俊成】針對「監察報告書」,拿出私下的偷錄音當證據,對我一告再告,刑事經告訴、再議和交付審判都敗訴、民事一審告我民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敗訴,接著馬上又提起上訴,112年8月2日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判他們敗訴:上訴駁回、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我,牛奶瓶,在組織的公事上,絕對經得起檢驗,【鄭穎聰】、【陳俊成】、【廖建中】、【王美心】、【潘如梅】等人離開【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後,對我劉亞平提出一大堆的訴訟,但真金不怕火煉,我都是以勝訴收場。

其中,【鄭穎聰】和【陳俊成】是一告再告,刑事、民事都告,兩人對我提告的案件,【鄭穎聰】12件、【陳俊成】8件,但他們兩人對我的提告都是敗訴收場,真的是非常浪費司法資源。

他們告我的案件,幾乎都是委任「法承律師事務所」的【陳樹村】&【宋瑞政】兩位律師,他們刑事和民事一告再告告到底,這兩位律師這樣幫人家打官司,是否太過浪費司法資源?還是當律師有錢賺就幫人濫訟?

●●●1120802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12年度上易字第122號民事判決●●●
================================================================================
裁判字號: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12年度上易字第122號民事判決
裁判日期:民國112年08月02日
裁判案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民事判決
112年度上易字第122號
上訴人 【鄭穎聰】
    【陳俊成】
共同
訴訟代理人 【陳樹村】律師
      【宋瑞政】律師

被上訴人 劉亞平
訴訟代理人 林石猛律師
      林楷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民國112年3月22日臺灣橋頭地方法院111年度訴字第695號第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本院於112年7月19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文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明知其曾於民國108年3月5日下午8時39分許主動致電上訴人陳俊成,並對陳俊成說:「我都不在乎,誰在乎?聽得懂意思嗎?他媽的,與其讓它糜爛掉,不如讓它在我手裡倒掉,你聽得懂嗎?不在我手裡在別人手裡倒掉,你聽的懂嗎?」、「我跟你講實在話,年金只要訴訟結束,這個組織沒有留的存在,這樣聽有嗎?」等語(下稱系爭言論),仍以其從未講過系爭言詞之虛構事實,向臺灣橋頭地方檢察署(下稱橋頭地檢)對上訴人提起加重誹謗告訴(下稱系爭刑事告訴),經橋頭地檢檢察官以109年度偵字第7063號為不起訴處分。被上訴人對上訴人為前揭誣告之行為,侵害上訴人之名譽權,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規定提起本訴等語。請求判決:(一)被上訴人應給付鄭穎聰、陳俊成各新臺幣(下同)600,000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准予宣告假執行。

二、被上訴人則以:被上訴人係以上訴人在訴外人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下稱系爭工會)監察報告書(下稱系爭報告)記載如附表編號1至5標題欄所示之標題對上訴人提出系爭刑事告訴,並非以上訴人曾稱被上訴人有說過系爭言論為由提起刑事告訴。再者,上訴人對被上訴人提起刑事誣告罪之告訴部分,迭經橋頭地檢為不起訴處分、臺灣高等檢察署高雄分署駁回再議確定,顯見被上訴人對上訴人並無誣告之行為。又陳俊成、鄭穎聰分別於108年12月26日及31日製作警詢筆錄時,已知悉被上訴人對渠等提起系爭刑事告訴,遲於111年3月16日始提起本件損害賠償訴訟,顯已罹於時效等語,資為抗辯。

三、原審判決上訴人全部敗訴,上訴人不服均提起上訴,於本院聲明:(一)原判決廢棄。(二)被上訴人應給付鄭穎聰、陳俊成各600,000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被上訴人則答辯聲明如主文所示。

四、本院之判斷
(一)按判決書內應記載之理由,如第二審關於攻擊或防禦方法之意見及法律上之意見與第一審判決相同者,得引用之;如有不同者,應另行記載。關於當事人提出新攻擊或防禦方法之意見,應併記載之。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二)本件有關被上訴人有無對上訴人為侵害名譽權之侵權行為及上訴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是否罹於消滅時效等爭點,業經原審判決認定:
1、由上訴人提出之錄音光碟、錄音譯文觀之,被上訴人確曾於108年3月5日20時39分,在與陳俊成之通話中,對陳俊成說系爭言詞,然說謊並非必然會造成他人之損害,縱認被上訴人否認其曾對陳俊成說過系爭言詞係屬說謊行為,仍無法當然認為被上訴人侵害上訴人名譽權;況陳俊成與被上訴人通話時間長達102分鐘,難以苛令被上訴人明確記憶曾述及之一字一句話語,亦無法認定被上訴人前揭否認係屬說謊行為。又細譯如附表編號1所示之標題、內容,被上訴人對上訴人提出系爭刑事告訴,其重點應非「被上訴人『是否』曾說過系爭言詞」,而係「系爭報告指摘被上訴人威脅讓系爭工會倒、欲毀滅系爭工會」等內容是否屬誹謗被上訴人之言詞。再者,橋頭地檢檢察官係以陳俊成就被上訴人之言行提出質疑並發表主觀之評論與意見,此屬憲法保障之言論,並認上訴人主觀上無貶損被上訴人名譽及社會評價之意圖為由,而為不起訴處分,並非認定被上訴人之指訴為虛偽不實。據此,被上訴人既無上訴人所稱誣告之情,上訴人又未提出其他證據以實其說,其主張被上訴人前揭行為侵害其名譽權,並請求被上訴人損害賠償,洵屬無據。

2、又陳俊成、鄭穎聰分別於108年12月26日、同月31日接受楠梓分局警員詢問時,警員已明確告知「警方因你涉嫌加重誹謗案,通知到場接受詢問是否瞭解?」、「你與告訴人劉亞平……」,並告知「報告內並具體指摘告訴人劉亞平『威脅讓工會倒』、『架空理事長』……等毀損告訴人名譽之事」,有警詢筆錄足憑(見原審卷第222頁至第223頁、第230頁至第232頁),堪認上訴人於渠等接受前揭警詢時,即已知悉告訴人為被上訴人、被上訴人對上訴人提出加重誹謗罪之犯罪事實,是縱認被上訴人提起系爭刑事告訴有誣告或侵害上訴人名譽權之事實,上訴人對被上訴人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2年消滅時效,亦應自渠等接受前揭警詢時起算,上訴人於111年3月18日提起本件訴訟,顯已罹於2年之消滅時效。

(三)本院就上開爭點,有關兩造攻擊防禦方法之判斷及法律上意見,與原審判決相同,茲引用之,不再贅述。上訴人於本院雖仍主張:被上訴人以其未講過系爭言詞之虛構事實提起系爭刑事告訴,係就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為虛偽陳述,侵害上訴人之名譽權;又上訴人於109年3月17日開庭時,始知悉被上訴人就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為虛偽陳述,應自109年3月17日作為時效起算時點云云。然被上訴人既無上訴人所稱侵害名譽權或誣告之情形,上訴人又未提出其他證據以實其說,且上訴人於接受警詢時,即已知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消滅時效應自接受警詢時起算,均如前述,復參以上訴人就刑事誣告罪之告訴部分,聲請交付審判,業經原審法院於112年6月21日以111年度聲判字第21號駁回聲請確定,上訴人再執前詞為爭執,核屬無據。

五、綜上所述,上訴人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5條第1項規定,請求被上訴人應給付陳俊成、鄭穎聰各600,000元,及均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從而原審為上訴人敗訴之判決,並無不合。上訴論旨指摘原判決不當,求予廢棄改判,為無理由,應駁回上訴。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之攻擊或防禦方法及所用之證據,經本院斟酌後,認為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之結果,爰不逐一論列,附此敘明。

七、據上論結,本件上訴為無理由,判決如主文。 

中華民國112年8月2日
民事第四庭
審判長法官 洪能超
法官    李珮妤
法官    邱泰錄
以上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本件不得上訴。
中華民國112年8月2日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