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編號 21898 [人氣:1230]
日期 2020/6/18
標題 【無助母子】高雄市SL國小一位母親針對孩子在校處境的沉痛哀鳴!
內容 【無助母子】高雄市SL國小一位母親針對孩子在校處境的沉痛哀鳴!
●文:劉亞平(前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秘書長)

一位畢業得到市長獎的孩子,卻沒有勇氣到學校領獎!?

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接獲高雄市某國小一位教師兼母親的來信,沉痛地控訴自己孩子在學校遭受的處境!

這位母親,是這所學校的老師,這個小孩,同是這所學校的學生!一個母親面對學校「無心」或「無力」處理孩子長期覺得被霸凌的情境,最後只能尋找律師協助,最後找上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幫忙!

這個案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曾試著去了解,發現孩子在教室、在學校都遭受「不當的對待」,我們當面找校長溝通,校長還「暗示」這位「孩子的媽的教師」在學校日後處境可能...,我們終於了解這個學校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PS.這案子,投訴、被投訴及學校校長都是高教產的會員,我們當面跟校長說,一切站在法理和教育的立場處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高雄市SL國小一位教師兼母親的來信●●●
================================================================================
我的孩子到底做錯什麼

二年來,我的孩子在班級陸續被言語與關係霸凌,念在同事之情,我一直隱忍,也開導孩子要把自己的心變堅強,鼓勵孩子勇敢無畏懼。

孩子與我曾經多次向導師反映未果,我也向學校求救,向校方說明孩子的班級亂象百出(髒話滿天飛、考試作弊與霸凌現象層出不窮),但換得到「時勢造英雄」「要讓孩子學習適應環境」等等回應。我看不到班級有效的管教措施,也等不到學校及時的輔導介入。

到了六年級,孩子被霸凌的情況惡化到失控:午餐時間被午餐長惡意不叫我孩子組別去打菜;霸凌者私下以「我孩子名字是綠茶婊」為標題組Line群組;霸凌者看到我孩子與其他同學交談,直接拉開同學,進行關係霸凌;霸凌者看到我孩子接近,立刻對我孩子與身旁同學說「臭婊子來了,要離她1.5公尺社交距離」。

孩子每晚回到家,總是抱怨胸悶難以呼吸,抑或服用胃痙攣止痛藥,向家人不斷表達她在學校的生活有如煉獄,看著孩子苦不堪言,我只能暗自以淚洗面,鼓勵孩子出淤泥而不染,勇敢迎接挑戰。

孩子在教室裡無法受到老師保護,好不容易盼到填寫校園生活問卷的機會,她將被霸凌的情況如實填寫,以為學校會為她伸張正義,豈知生教組長竟然走進教室,偕同導師要求她將被霸凌次數由每週塗改成每個月,並告訴她,如再被霸凌再反映,組長息事寧人的作法讓孩子回家後泣不成聲,情緒潰堤嘶吼著,孩子鼓起勇氣伸出求救的手,又殘忍的被打下,我目睹孩子痛不欲生,心如刀割,心中的傷痛難以形容,年僅11歲多的孩子身心承受極大壓力,淪落到要服用抗憂鬱藥、鎮定劑、助眠藥物,身為母親的我情何以堪?

之後,導師又讓某科任老師介入處理,該科任老師非但沒協助我孩子,還檢討被害人,要求我孩子不要再與人交惡,也不要再與同學起衝突,孩子被科任老師指責後痛哭失聲,三番兩次對媽媽嘶吼「媽媽,妳從小教我要尊師重道,做個守規矩的好孩子,但是今天是三個老師把我害成要服用身心科藥物,為什麼」

長期承受被霸凌壓力,前陣子孩子身心崩潰了,開始過著與抗憂鬱藥、鎮定劑、助眠藥物共處的悲慘日子,我收拾殘局的同時,還得面對公婆與先生不諒解,除了怨恨自己無能,對孩子更是無止盡的愧疚……。

夜闌人靜之際,我仰頭問蒼天「老天爺,為什麼是我的孩子在受苦受難」更跪求老天,求眾神慈悲,讓我這個母親來承擔孩子所有苦痛。

孩子考完畢業考後,難過地告訴媽媽「我終於要離開這個傷心地了,這些年來,我全力以赴為學校爭光,代表學校參加多項全市比賽名列前茅,在學校我總是對師長謙虛有禮,在班級低調不張揚,勤奮學習,時刻提醒自己不可以驕矜自大,但是這個學校卻成為我童年揮之不去的夢魘。」

前幾天,孩子得知她終於達成階段性目標―獲得市長獎,她情緒又崩潰,聲嘶力竭哭喊著「媽媽,我勤能補拙,犧牲了許多玩樂時間,辛苦了六年,終於得到這個獎項,但是,我卻不能上臺受獎,因為我只要回到學校,就觸景傷情,腦海中浮現的是那群霸凌我的同學,以及把我害到要服用身心科藥物的三個老師,我的痛苦難以言喻,媽媽,請妳告訴我,我到底做錯什麼事情了」

聽著孩子的怒吼,我抱著孩子頻頻拭淚,安慰著孩子「暴風雨結束了,彩虹在遠方對我們微笑招手,美麗的彩虹會慢慢覆蓋我們的傷口,一切風暴都會結束的!」

身為孩子的母親,除了自責無助,回到家庭,我要面對公婆的責難,長輩總是質問我「到底為什麼孩子跟著妳同學校,還會發生如此荒謬嚴重的大事」當公婆發現孩子因身心受創而必須天天服用身心科藥物,怒不可遏,立刻請律師提告,想為傷痕累累的孩子討回公道與正義。

但此時,學校內某些好事分子檢討我和孩子的撻伐聲浪讓我心力交瘁,孩子遍體鱗傷不被同事長官關切,取而代之的是,蜂擁而至的「熱心人士」,他們指責我孩子、勸我原諒放下、閃躲我、質疑我、見到我撇頭裝不認識,甚至對我冷嘲熱諷「大家在同個職場,何必對人趕盡殺絕呢?妳以後要在學校怎麼做人啊」每每聽到如此言論,我總怒火中燒,泛著淚光回應「如果你的孩子不到12歲在服用抗憂鬱藥物,而你可以吞得下這口氣,我們再來談!」

痛,是要自己親身經歷過,才能感受體會到箇中滋味。傷,是要留在自己身上,才會感同身受。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譴責聲浪,我常反問這些好事者「倘若你孩子遭逢與我孩子相同的苦難,你還能如此大器嗎?是否也能一如你所言,樂觀正向的選擇放下與原諒呢?」

原諒應該是被害者才有資格說,旁邊人的閒言閒語,其實更顯示沒有同理心「今天倘若是你家人被傷害,你還能如此發揮大愛嗎?」

身心俱疲的孩子與我,深信有一天災難會離我們而去,內心深處盼望著公平與正義到來的那一刻。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