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主頁
編號 22198 [人氣:520]
日期 2021/2/9
標題 【疼孫心痛】一個阿公不捨孫女接連遭受霸凌與性平案件的控訴! 請問陳其邁市長,您處理校園隱匿霸凌案是否有大小心?
內容 【疼孫心痛】一個阿公不捨孫女接連遭受霸凌與性平案件的控訴!
請問陳其邁市長,您處理校園隱匿霸凌案是否有大小心?

近期新聞報導鳳山一高職女學生被多名學生霸凌,引起社會嘩然,高雄市長陳其邁針對學校處理霸凌案的疏失,火速下令懲處,記該校校長一大過,又扣學校年度補助款,高雄市教育局與國教署立刻介入關心,高雄市社會局依法對學校進行裁罰。反觀勝利國小隱匿霸凌和性平案,至今顏永進校長依然沒有受到任何懲處,學校未因隱匿霸凌和性平案受到社會局裁罰,學校也未依新修正教師法辦理違法的老師們,請問陳其邁市長,為何高雄市政府一再對勝利國小弊案官官相護,包庇袒護到底?

我的孫女就讀勝利國小期間,在班上遭受霸凌,校方知情沒進行校安通報,也未展開調查與輔導相關學生;科任老師在班上教學多次踩性平紅線,學校接獲其他家長投訴,也沒做抽樣調查與遏止老師不當言行。因為學校一再隱匿包庇、師師相護,這些負面的學習環境讓我孫女長期飽受心理恐懼,導致她在畢業前身心崩潰,服用抗憂鬱藥物超過半年。我心疼孫女的遭遇,又對學校擺爛態度憤怒,請律師在109年6月4日發檢舉函到教育局與勝利國小,希望校方與教育局依法處理,我兒子(孩子的父親)又在同年7月23日與10月20日,懇請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與高閔琳議員、黃捷議員召開記者會踢爆學校隱匿霸凌與性平案,更於8月20日北上監察院陳情,又於陳市長就任後,數度陳情市長信箱,就是希望市長大人大刀闊斧,改革學校這些陋習,也盼望我孫女是最後一位受害者。

然而,經過了近八個多月,我孫女被霸凌一案經由外聘委員認定是言語霸凌,教育局吳文靜主秘當時在新聞媒體公開表示:「依霸凌防制準則,知悉疑似就要通報,學校通報確實有違反這個規定。」一樣都是違反霸凌防制準則,鳳山高職女生被霸凌案,市長大人當機立斷,懲處校長、裁罰學校,勝利國小為何完全沒事呢?教育局黃盟惠副局長曾表示:「校園霸凌防制準則中沒有該類型事件延遲通報的罰鍰規定,甚至和國教署確認過,國教署也是表示相同看法。」倘若如此,這次鳳山高職女生被霸凌案又為何有罰則呢?難道是一市兩制嗎?我孫女常問家中的長輩:「我從小就被長輩教導,做錯事要勇於認錯並改正,你們大人的世界為什麼這麼醜陋?校長和老師們做錯事,不斷自圓其說和撒謊,難道市長都無所謂嗎?」請問陳市長,我們要如何回應孩子的疑問呢?

此外,科任老師上課言行疑似違反性平法,且早在108年5月就被其他家長投訴,學校擱置未做性平通報,經過黃捷議員召開記者會,將此事件曝光後,勝利國小終於依法進行性平調查,調查委員詢問幾位我孫女國小同班同學,學生也證實老師有做出疑似違反性平的言行,也間接證實勝利國小延遲性平通報,學校犯下這麼嚴重的疏失,有受到任何處分嗎?還是,整起案子已經石沉大海了?吳文靜主秘在記者會提及「已退回不適任教師調查報告,要求學校依照新頒布的教師法重新處理」,歷時七個月,我們都沒接到再次調查報告的結果。

109年7月,陳市長參加高雄市長補選時,曾向高雄市民宣示「兩年拼四年」,距離就任高雄市長,時間經過半年了,我們依然看不見陳市長解決勝利國小延遲通報與隱匿性平、霸凌案的魄力。請問陳市長,是怎樣強大的力量介入勝利國小一案,才讓您處理校園弊案有大小心呢?

回主頁